免费发布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 本地资讯栏目首页 其它资讯龙门绳武这位古稀乡贤出版诗集歌颂家乡 推广桑梓文化

龙门绳武这位古稀乡贤出版诗集歌颂家乡 推广桑梓文化

  • 2018-04-18 16:08:33
  • 来源:惠州日报
  • 编辑:龙门视窗
  • 750
  • 0
  • 0

李福衡(左)通过征集并出版诗集宣传家乡绳武。

"绳武是龙门的绳武,也是全国传统古村传统文化的一个缩影。如果绳武围的宣传工作做好了,就是为龙华镇争光,为龙门争光,这是我们编书的动力。” ——— 李福衡

东江时报讯 近日,龙门县龙华镇绳武围村民拿到了一本飘着油墨香的新书——— 《古今诗人颂绳武》,该书收录诗词赋共计118首(篇),他们觉得家乡又增添了一笔文化财富;更让他们感动的是,本书的出版者是他们的乡贤——— 深圳退休公务员李福衡。李福衡今年74岁,近一年来,他不顾古稀之年,四处奔波,网上征诗和众筹出版诗集,只为推广桑梓文化。

征诗通过网络征集诗歌

绳武围是龙门县著名的古村落,同时也是惠州市文物保护单位,2013年还列入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。“蓼溪李氏”的后裔定居于此,历史上名人辈出,诗文流传,李隶中、李步蟾、李柱兰等事迹在龙门县志均有记载。近年来,龙门县成立了绳武围古村落维护小组,加大对绳武围的维修与保护,也加大文化资源的挖掘力度,进一步加强对绳武围的宣传。

李福衡是绳武围李氏后裔,是深圳退休公务员,热心故乡事业。比如,近几年他得知家乡的老人自发义务搜集村史的事情后,积极帮忙查找资料。他辗转在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图书馆,找到了台湾出版的民国《龙门县志》,里边有不少关于绳武围的记载,先后分6次将其抄写、影印,并寄回家乡。

去年夏天,李福衡突发奇想,想通过诗人颂绳武围的方式来宣传家乡,他设想以《古今诗人颂绳武围》为题,在网上征集绳武围相关的古体诗词,最后集结成一本诗词集。李福衡介绍说,原本网上征集诗词的情况不太理想,这算是出书过程中遇到的一大困难。“后来及时更改对策,在网站上传大批有关绳武围的图文资料,加深作者对绳武围的认识,并对作者进行一对一约稿,从而提高征稿数量。”

李福衡说,没想到改变对策后大家的反应会如此强烈,国内多地的文人诗友纷纷热情投稿,如诗人胡东光、作家周树芳等也赐稿。诗人胡东光叹咏道:“芭蕉修竹村垣损,绳武围再震。典出诗经雅韵,四百春秋遁。残碑铭刻贤良俊,老井品尊尧舜。家国栋梁集蕴,尘世桃花源。”周树芳在写诗的同时,还写了一篇近两千字的《绳武围赋》,被龙门县文史专家、方志学者等誉为是“龙门古村第一赋”。

《古今诗人颂绳武》。 本版图片 《东江时报》记者侯县军 摄

出版网上众筹出版诗集

此次征集诗词活动共收集到125首诗词赋,收录进书118首。在投稿时,许多作者纷纷表达了一个共同心愿“为绳武围赞叹,被绳武史迹和传统文化鼓舞”,希望通过写诗为绳武围的传承和发展贡献一份力量。

为解决出版的资金困难问题,李福衡还向社会各界人士发动了募捐。值得一提的是,除了向绳武围同族乡亲、身边朋友同事等发起募捐外,李福衡还在国内著名的公益平台“古村之友”发起《十元助古村精神永流传》的轻松筹项目。“募捐本身就是一种宣传。”李福衡认为,众人拾柴火焰高,募捐得到了很多朋友们的反响和支持,同时通过“古村之友”平台可以集聚更多爱古村、关心支持古村发展等志同道合的朋友共同为绳武围的发展出力。最后,李福衡筹得过万元出版经费。

近日,《古今诗人颂绳武围》得以出版,全书113页,约3万多字,收录诗词赋共计118首(篇)。“龙门绳武誉神州,艺苑华章县志留。品井月池崇道法,耘经笔塔仰文修。西秦县令贫民父,东鲁清官孺子牛。镬耳高墙风貌在,流芳祖德载千秋。”李福衡用一首《七律·颂武围》表达了对家乡绳武的深厚情感和满满的自豪感。

“绳武是龙门的绳武,也是全国传统古村传统文化的一个缩影。如果绳武围的宣传工作做好了,就是为龙华镇争光,为龙门争光,这是我们编书的动力。”李福衡说,出版《古今诗人颂绳武》,是弘扬传统文化,继承绳武精神的有效方式,也是弘扬龙门传统文化形式的创新,助力宣传龙门古村落,进一步提升龙门知名度和美誉度。

遗憾

先祖众多著作遗失欲寻回

《古今诗人颂绳武》一书除了收录今日歌颂绳武围的诗词,还收录了八首绳武围先贤的诗歌,如李隶中、李柱兰、李步墀、李炽等龙门知名文人的诗歌。让李福衡感到遗憾的是,由于文献有限,绳武围先贤的诗词未能多录。

民国《龙门县志》的修志者邬庆时曾称,“龙门艺文,就一人言,以高明刘氏为盛,鸣博征君所著书凡十种;就一家言,以龙华李氏为盛。”龙华李氏,即绳武围李氏,李氏后人曾经统计过,李氏家族在清代共撰书六十六卷,包括文集、诗集多种。

“2003年前后,绳武围一位晚清举人的后人,将一个装有绳武围先贤66卷著作的藤箱卖给了一位梅州五华兴宁口音的废品收买佬。”李福衡说,提起丢失的绳武围先贤著作古籍,绳武围村民便感到锥心之痛。后来他通过梅州等地的朋友去寻找,均没有下文。

近日,李福衡再一次到了澳大利亚悉尼大学图书馆去寻找,但也没有结果。

“虽然希望渺茫,但我肯定这些古籍尚在人间,也许有一天它们会重见天日。”李福衡说,如果有可能,绳武围的村民也愿意购买或影印回来,因为这是一笔不可再生的文化资产。

本组文字 《东江时报》记者侯县军

赞(0)

网友留言评论

2条评论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声明:频道所载文章、图片、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,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。